大猫刨山君

没常识的沙雕……还很俗!

我是很容易郁闷也很容易兴奋的,情绪切换可以非常迅速。有人时,会把心思花在人身上,少了郁闷,多了一股热切与紧张。一个人时,看看文看看视频,尽量精神上保持与人物同步。
我是很怕被落下的,很怕只有一个人。当看着空荡荡的电脑屏幕,什么都提不起劲去干时,巨大的恐慌袭便向了我。落差使我不得去拿起手机找人说话。
我的注意力非常不集中。一尝试集中注意力,就被虚无感牢牢抓住。我很想与一个人融为一体,紧密地联系在一起,不论那个人是谁,是真实的,还是虚构的。与人在一起时,短暂地与他融合。看小说时,与虚构的人融合。对方的一切就是我的一切。
这种行为其实是一种自我欺骗。会有什么样的后果?我心里极度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主观性。在舒适区时,很难用自己的意识去改变创造什么。一旦我这么做了,就会意识到,那些刻在我心里的极其信任的东西,其实是可以随意改变编造的,他们是假的,是虚无的,与他们联系着的我,也是虚无的。
我的逻辑非常混乱,我无法相信自己的主观编织的东西,一点网外的东西都将之能击垮。这直接导致我的作品的混乱,有意识的创作的过程对我来说非常痛苦,每次创造,就要把所有的认识都撕下来重新拼凑,但我每次都无法拼凑完整,因痛苦而逃避后即忘,然而又是下一轮痛苦。
这东西也是非常混乱……

生命都会消逝。我没有建立家的欲望与能力,所以现在的家会是永远的家,但如果时间的流逝带走了这个家里我赖以生存的人,无人打理的壳子会腐烂,坐在空壳子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
古旧的沙发,脏兮兮的抱枕,再也无人清洗的棉被,地上一层层的灰尘。我会模仿着她的样子清理着灰尘,一边清理,一边哭泣。也许好多东西都带到医院了呢,留在医院的东西可以不要的,如果我硬要拿回来也行,但又有什么用。可能还要被告知拿去烧了。
我会在她离开后才晚晚接手家里的所有事物,麻木迟钝地干着维持生活所必须的事情。
他呢?他会在她之前离开还是之后?他们之间的感情被矛盾挤压得太稀薄,可能头发花白后还会争执呢,这样的他们,一个人永久地离开后,另一个人是否会感觉一生太过悲哀呢?毕竟他们曾经很紧密、为同一个目标奔波劳碌过。
我很残忍,也很公平,他们吵架的时候,如果哥哥站在他这边,我就站在她那,反之亦然。我只想让他们每一个人都能相对舒心地渡过后一生,但可能我的做法是错的,可能我反而让他们堵着心口了。
但这些,哪有生命重要呢……
可能到了那时候,我的骨头还是软的,心里空落了一大片,还得继续维持生活。






不能不能不能生锈了……脑子不用就要生锈了呀

嘘婴儿车

藏史abo,有私设。
新手司机瑟瑟发抖。

ooc预警
藏a:是史艳文先撩的我!

背景:
偏未来abo设定
spa是个天生性冷淡的omega,一直以来伪装成bate,藏A是alpha。
中苗第一次合作,spa遇见藏A,发现了这张与他相似的容貌,结合幼年时的描述,确定了藏A是他同胞兄弟,事先调查了一下藏A的经历,决定先伪装与藏A接触。
藏A早就知道自己身世,也知道spa的身份(spa无意隐藏),处处针对spa,但总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那种感觉,然后两个人日久生情(误),这次发现了spa是个omega的秘密。
苗疆内部与中原仇恨无法化解的那群人发现了spa在藏在苗疆,以为机智地发现了中原的阴谋,告发上去。藏A知道了,觉得spa只能给他一个人欺负的(误),给瞒了下来,但也借以软禁了spa。
ps:两人之前就那么一些个意思。

↑以上设定是后来补上去的,写的时候没想这么多,反正是为了车,完全可以不用在意背景。
正文没有铺垫直接上车。
可以接受?

车在评论。
第一次发车dokidokidoki